天上掉馅饼 地下有陷阱 ——非国家公职人员程代云受贿案例剖析

日期:2020/3/24 来源:云南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点击:346 

“我家祖祖辈辈都没有一个国家公务员,大女儿去年好不容易考上了国家公务员,还是一名执法人员,现如今我干的这些事给她今后的工作和正在上大学的儿子带来了极坏的影响,我最对不起他们了,我更是程家的千古罪人啊。”在对抗组织调查的近一个月后,程代云悔恨的向办案人员小沈哭诉道。

可在此之前程代云和办案人员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不是共产党员,也不是国家公职人员,我不可能受贿,更不可能违纪违法。”

然而,一个非中共党员、非国家公职人员,程代云如何会成为受贿的主体呢?这个还得从头说起。

47岁的程代云,只有小学文化,九十年代初就离开四川老家外出务工,2006年与他人合股注册成立了云南昆明兆丰装饰工程有限公司,任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公司成立两年后,在承接边防系统的工程期间,他结识了在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公安边防支队的老乡王亚雄(已另案处理)。2012年,王亚雄担任支队长后,程代云在王亚雄的“关照”下顺利获得了辖区内的几个工程项目,随后就经常在王亚雄的单位同进同出,王亚雄的下属对程代云也都是毕恭毕敬的,一段时间后,两个人渐渐从普通老乡变成了称兄道弟的铁哥们,甚至王亚雄从单位返回昆明家里时,程代云也是鞍前马后的陪同往返。

2017年9月,程代云通过老乡张远福的引荐,接受张小春的请托,利用时任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公安边防支队队长王亚雄的职务便利,通过王亚雄向相关部门打招呼的方式,插手干预张志全、张赟等3人偷越国(边)境案,为他们谋取不法利益。事后,程代云收到了30万元的感谢费,他将5万元给了张远福,8万元给了王亚雄,17万元自己留下使用,美滋滋的享受起这份天上掉下来的“馅饼”。

可是好景不长,当程代云正谋划着怎样把这种无本万利的赚钱方式变成自己的生财之道时,他的黄粱美梦在王亚雄因涉嫌受贿被云南省监察委采取留置措施后戛然而止,他与王亚雄通谋为他人在偷越国(边)境案上提供帮助并收受感谢费的事情浮出了水面。云南省监察委将案件线索移交临沧市监察委,随后,临沧市监察委指定云县监察委管辖办理。

2019年2月23日,云县监察委对程代云采取留置措施,程代云被留置后,面对组织的谈话要么避重就轻,要么闭口不谈,拒不配合组织调查。期间,多次使用极端的方法对抗组织审查,给审查调查工作带来了极大的阻碍。声称自己有多年的哮喘病,需要多呼吸新鲜空气,专案组随即征求医生意见后,通过增加通风口来加快空气流通、提高空气质量。可程代云不但没有心存感激,还越发得寸进尺,他又采取减少饮食量或直接拒绝进食,导致身体严重虚弱两次入院治疗,入院期间的程代云胃口大开,多次要求陪护人员给他买自己指定店铺的食物,如果陪护人员没买到他指定店铺的食物就直接拒绝进食,有时陪护人员给他倒水,他就挑剔水温过冷或过热,对陪护人员大发雷霆。

“每次在治疗期间我们寸步不离、细心照顾,他总要求我们做这做那的,有时很晚都还要跑很远的路去给他买吃的,真是想尽办法折磨我们……”陪护人员小沈无奈的说道。

面对程代云的“软”抵抗和对涉嫌违法行为调查工作的极其不配合,专案组多次召开研判会议,集思广益后,先从程代云的家庭关系、社会关系、业务往来关系中多方查找线索证据。往返省内、省外上万公里去调查取证,调取了上万页的材料,这才固定了程代云违法犯罪的详尽证据。

“爸爸,你身体还好吗,听纪委同志说你不好好吃东西,已经住院两次了,我们都很担心你……爸爸,你赶快把事情都说清楚,争取宽大处理,我们都等着你回来……”刚刚还傲慢无礼吼着说又要给他学习什么东西了,他什么都看不懂的程代云看到女儿哭泣着断断续续的劝说视频时,泣不成声,双手蒙住了脸……

随后,办案人员耐心细致的从法律法规、家庭、企业发展等方面和对抗组织调查的严重后果对他进行劝解,最终,程代云交代了自己的违法事实……

“我没有文化,也不懂法律,根本没认识到我已经犯了法,现在公司也没人管理,银行借款将面临信用危机,都是我贪财之心、想不劳而获惹的事呀,还是正正经经做生意好啊……”程代云悔不该当初。原本程代云都是靠公司承接业务来创收的,家里的日常开支也都够用,公司和他个人在当地也算是小有名气,他一直认为自己人脉广,帮别人办点事,理应得到回报,既不是共产党员,也不是国家公职人员,纪律规矩都约束不到他。

然而,当天上掉馅饼时,就该想到地上肯定有陷阱。最终,程代云因犯受贿罪,于2019年9月19日被云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3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涉案赃款22万元依法没收,上缴国库。(路曼玲  徐守菊  陶文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