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村干部到“村霸” “明星书记”的自毁之路

日期:2022-03-23来源:云南法制网作者:马学能 黄永美点击:8142 字号: 手机:

扫描微阅读

他敢闯敢干,曾带着我们村民共同致富,把桃园村从穷村变成富裕村……”

“他胆大包天、为人暴戾,什么事情都敢做,欺凌村邻,称霸一方……”

村民口中的“他”,说的都是楚雄市东瓜镇桃园村原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朱佐。

当初的朱佐可是远近闻名的“明星书记”,同一个人在村民口中的评价落差之大让人难以置信,这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思想松懈

他在荣誉光环中迷失自我

在上世纪90年代市场经济改革开放发展大潮中,楚雄市东瓜镇桃园村涌现了一批致富带头人。朱佐作为其中一名敢想敢干、有经商致富头脑的时代青年,带着家乡的土特产只身一人来到深圳,把家乡的特色物产带到一线大城市出售,淘得人生的第一桶金。后来,朱佐回村带头发展烤烟和蚕桑养殖业,在获得经济利益的同时,也开始收获满满荣誉,连续三届被选举为桃园村委会党总支书记、村委会主任。他带头成立的蚕桑协会在2007年创造了每亩桑地产茧200公斤、亩桑收入5000余元、每枚蚕茧丝长超过1500米的3个国内一流水平,被表彰为2007年全国科普惠农兴村先进单位,朱佐被表彰为2008年“云南省第十九届劳动模范”,一时间成为当地家喻户晓的“明星书记”。

一项项表彰和荣誉体现了组织和群众对朱佐工作成绩的认可和信任,理应成为鞭策他继续努力干好工作的动力。然而,他却没有把一项项荣誉光环当作激励他强化自我约束、履职尽责的动力,反而成了他志得意满、自我膨胀的资本,思想上放松了,自我要求松懈了,利用手中的权力谋求个人利益,对组织的监督置若罔闻,最终走上肆意妄为的自毁之路。

放纵贪欲

他把集体资产当成私产

朱佐在担任村党总支书记20多年时间里,曾吃过苦、受过累,利用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为本村发展、群众致富获得过令自己骄傲、别人羡慕的成绩,但他没有守住初心、顶住诱惑,放纵私心贪欲,肆意侵占集体资产。

2004年2月,桃园村蚕桑协会成立时,朱佐任会长,会员入股金为46万元。2004年12月,蚕桑协会出资成立公司,实现公司化管理转型升级,公司自成立之日起实际出资人为蚕桑协会,系100%集体控股。经过多年发展,该公司日益发展壮大,经济效益可观,2015年3月,朱佐指使相关人员采取“偷梁换柱”的方式,伪造股份转让协议,将公司的股份转至自己名下,将公司由集体控股变更为自然人独占,一夜之间,集体企业变为私人企业,公司资产也被朱佐尽收囊中。

2009年11月,在未经村民大会决议和未进行清算情况下,朱佐私自将村集体的页岩砖厂注销,并重新办证成立新的砖厂,登记为朱佐实际控制的个人独资企业,集体资产悄无声息地变成了朱佐的个人资产。2013年因国家建设项目需要,该砖厂获得738.7万元的拆迁补偿款、场地租金及保证金,朱佐将这738.7万元集体收益占为己有,用于个人消费和经营活动。

蛮横霸道

他将桃园村变成“私人领地”

在各种光环映照下,朱佐开始自我膨胀,一些制度和规定成了“摆设”。

“他在村里工作时间长、资历老,后来就开始居功自傲,久而久之,越来越膨胀,说一不二,村里的事情基本是他一人说了算。”面对日渐脱离群众的朱佐,一些村民这样评价。

为把桃园村变成自己的“私人领地”,朱佐时时处处树立和凸显自己的绝对权威,长期凌驾于组织之上,大搞团团伙伙,笼络家族多数人员,威胁恐吓少数的方式,控制村内事务,大搞“一言堂”,村内事务个人说了算。

随着以朱佐为主的蚕桑协会蚕桑种植的发展,桃园村蚕桑种植与烟草种植矛盾日益突出,朱佐为达到在蚕桑种植上获得更大的利益,2009年6月,蛊惑不明真相的村干部和党员,公然以组织召开党员大会为由,将村委会干部、党员、各村小组长以及蚕桑协会、公司工作人员共100余人,集中到辖区内另一村民小组,对套种在桑树地里的烤烟进行强行拔除,给烟农造成26.66万元经济损失。为阻挠该小组村民到上级政府上访,朱佐安排人员使用土石方荒渣将出村道路阻断并威胁利诱上访人员,企图阻断上级党委政府如实了解群众意见的渠道。

2010年11月,新一届桃园村委会领导班子在协调村民小组修路过程中,落选后心理不平衡的朱佐指使亲戚在道路上阻拦拉砂车辆通过,影响施工进度,时任村委会书记和副主任两人赶到现场查看情况,遭其殴打。

2017年11月,楚雄经济开发区某执法局工作人员到村内检查违法建设情况时,蛮横霸道的朱佐为家族成员出头,拒绝配合,辱骂、掌掴殴打执法人员,妨碍正常执法工作。

追悔莫及

他一步步走向自毁之路

2020年5月27日,朱佐被立案审查调查。留置期间,朱佐曾在谈到桃园村发展之初的艰辛时慷慨陈词,也曾在回忆自己的入党初心时痛心悔恨,然而那些被记录在新闻报道、荣誉证书、先进汇报里的光辉人生,早已在他走上自毁之路时被改写。

2020年6月22日,朱佐被开除党籍;2020年12月28日,法院依法以强迫交易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职务侵占罪、妨害公务罪、寻衅滋事罪,判处朱佐有期徒刑十八年,并处没收财产、罚金4万元。

“我本来是一个很成功的人,20年前,我的存款已经超过百万元,如果我不是鬼迷心窍,好好经营自己的公司,清清白白做好村干部,我现在过着名利双收的美好生活,我对不起家人,对不起培养我多年的党组织……”接受审查调查后,朱佐才如梦初醒,几次当着工作人员的面痛哭流涕。

执纪者说

 

披着村干部外衣的“村霸”必须要严惩,因为他们利用手中职务之便,欺上瞒下,像寄生虫一样抽吸民脂民膏,啃食群众获得感;积极充当“保护伞”,和其他“村霸”、黑恶势力搞在一起,形成黑色利益同盟,更加肆无忌惮,严重扰乱地方秩序,更加危害社会稳定,动摇执政根基。

回看朱佐贪腐历程,沦落到今天的地步,与其不重小节、不累细行有很大的关联。朱佐一案再次表明,为官从政须以人民为本,广大党员干部应时刻铭记“廉洁自律是干部为官从政的底线”,时刻警醒自己始终保持为民之心、敬畏之心,清清白白为官,干干净净做事,老老实实做人。(马学能 黄永美)

 

来源:云南法制网

名称:电话:
共0条评论

已关闭